????狂妄不是一种美德。????但连映安并不反感,因为她也是个狂妄自大的人。在这一点上,她和郁深倒是有几分相似。????她曾经也以为郁深只是略强于那些员工罢了,她一没出身,二没履历,甚至还是个重度财迷。但就是这样的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大家的喜爱,尤其是喻岐的青睐。????连映安不是一个看重人格魅力的人,她只凭实力说话。这也是卡巴拉的一贯宗旨。在她眼里,只有强者才能让她钦佩,撇开实力谈这个问题都是耍流氓。????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服,且服得彻彻底底、心甘情愿。????看着郁深平静的脸色以及手中那把平稳的大剑,连映安突然能够理解喻岐欣赏她的原因了。????——只有真正交手过,才知道自己与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连映安深吸一口气,缓缓将长剑收入剑鞘。她站起身,直视郁深:“谢谢你。”????刚才那一刀砍下去,但凡郁深的手腕稍微抖一下,她这张脸就算是毁了。????郁深微一点头:“别忘了我说的话。”????她说完便迈开双腿向病院内走去,连映安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出声:“郁深。”????郁深停下脚步,微微侧脸:“嗯?”????“你还会回到卡巴拉吗?”连映安的眼中升起隐隐约约的希冀。????她还想要更多地了解郁深。????郁深想了想:“应该会。”????她“精心照料”的小家伙们还在收容室里关着呢,她又怎么可能丢下他们自己跑掉?????“那就好。”连映安满足地弯弯唇角,“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在那之前,她一定要苦练各种武器招数,然后再和郁深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她的眼里闪起坚定的光。????***????精神病院内一片狼藉。约书亚和人形师的身上倒是干干净净的,食心鬼就没那么好运了,他全身上下都沾满血迹,直到郁深走到他面前,他还在意犹未尽地舔着两侧白森森的小尖牙。????“连映安走了,我们也赶快离开这里。”郁深蹲下身,三下五除二地扒掉员工身上的制服。????食心鬼歪了下头:“走了?你没有杀了她吗?”????郁深声音淡淡:“她又没有杀我,我为什么要杀她。”????食心鬼:“哎……话不是这么说的,她没有杀你只是因为她杀不了你,不代表她不想杀你啊?”????郁深忍不住侧脸对食心鬼轻笑一声:“有什么区别么?结果都是一样的。”????更何况她一向不讨厌连映安这个人。????“你这是心软了?”食心鬼抬起手,无奈地揉了揉郁深毛绒绒的发顶。????同族小姑娘的脑袋真好摸,就是没有长角,未免有些美中不足。????郁深默默扒下三套干净的员工制服,一一递给食心鬼、约书亚和人形师。????“换上这个,看起来比较掩人耳目。”????食心鬼和人形师穿的都是异常生物的制服,约书亚则是大白褂,三个人清一色的雪白发亮,大晚上的想不引人注目都难。????“好的……阿深。”约书亚已经渐渐习惯这个称呼,他听话地脱下白大褂换上了黑色的员工制服。????唔……约书亚穿黑色也很好看。????郁深的脑中不合时宜地跳出这个想法,在对上那双不断闪着萤光的漆黑眼眸后,郁深若无其事地别过脸。????约书亚:夸我!夸我!为什么主管非但没有夸我还把视线移开了?难道我穿这身衣服看上去很丑???????郁深并没有注意到逐渐自闭的ai,她望向已经换好衣服的人形师和食心鬼,不由蹙紧眉头。????“怎么了?”食心鬼好笑地问。????难道是他把纽扣扣错了?????“你的头发,不行。”郁深走上前,食心鬼顺势弯下腰,让她能刚好够到自己的头顶。????“还有这对角也不行,太显眼了。”郁深戳了戳银发中那对漆黑的尖角,食心鬼的喉结不由动了动。????他深吸一口气,抬起脸与郁深四目相对:“那你说怎么办?”声音里有隐隐的笑意,仿佛在看一个任意妄为的孩子。????郁深略一沉吟:“唔……干脆直接拔掉!”????食心鬼:“???”????她认真的?????捕捉到食心鬼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郁深忍不住轻笑起来。????“开玩笑的啦……这个病院里面应该还有别的衣服,找一件带兜帽的就好,不是什么大问题。”????食心鬼随即放心地松了一口气。????虽然是被坏心眼的小姑娘捉弄了,但看到她微笑的样子,似乎也不错。????郁深让食心鬼去病房里寻找带有帽子的衣服,然后她走到人形师的面前,抬起脸仔细打量。????青年静静地站在她面前,眼眸微垂凝视着她。????郁深摸摸下巴:“你更显眼。”????人形师唇角微弯:“哪里显眼了?我又没有长角。”????郁深摇了摇头:“是绷带啊朋友!你的绷带比他的头发和角加起来都要显眼好吗!”????会有哪个正常人在自己的脸上缠满绷带?这比银发要夸张多了!????人形师眼眸微转,恍惚间似乎有剔透的流光轻轻漾起:“所以你要帮我拆掉吗?”????郁深:“?”????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人形师单膝蹲下,执起郁深的双手,轻轻触碰他脸上的绷带。????“帮我。”????郁深:居然这么好说话???????她总觉得自从人形师搞事之后,对她的态度都和之前不太一样了。虽然乍一看没什么区别,但她就是隐约觉得……有一点点不同。????算了,反正他现在也搞不出什么幺蛾子,暂时先不管这么多了。????郁深:“那我就不客气了。”????少女细嫩柔软的双手在人形师的脸上游走,慢慢顺着绷带摸到他的脑后。鸦黑的发丝在修长的指间萦绕,莹白的手指被纯粹的黑色纠缠流连,有种隐约的缱绻。????“找到了!”郁深很快找到了绷带的源头,她二话不说迅速解开,雪白的绷带顿时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好孩子。”人形师轻轻笑了笑。????也许是太久没有晒到阳光的缘故,他的肤色有些过于苍白了,透着无机质的冰冷。眼下的黑色十字纹像肆意延伸的藤蔓,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幽冷诡谲的光。????他真的很像一只人偶,精致,诡异,没有一丝生气。????如果玛利亚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地叫出声:这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形师?和以前相比简直鲜活多了好吗?!????郁深满意地将拆下来的绷带和约书亚的白大褂堆放到一起,然后又从病院的厨房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把你们两个的追踪器也摘下来,一起处理了。”郁深指挥已经换好衣服的人形师和食心鬼。????食心鬼一脸懵逼:“在哪里???”????郁深:“…………”????***????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郁深看着客厅里那个不修边幅的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玛利亚?”她试探性地开口。????“这不是小深深吗!”身穿男式衬衫的玛利亚听到声音立马回头,在看到来人后瞬间热情地扑了上来,“快给姐姐抱抱!姐姐好几天没见到你了,还蛮想你的呢!”????郁深:那你还突破收容???????但她现在完全没有质问玛利亚的机会,因为玛利亚已经对她进行了“埋胸攻击”,威力巨大,效果惊人,可怜的郁深只能在窒息和眩晕的边缘挣扎。????够、够了!快要不能呼吸了!????宋航从屋里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危险的画面,他连忙冲上去将郁深从玛利亚的怀里强行拉开。????“能不能悠着点,我家阿深都快被你捂死了!”宋航没好气地说。????玛利亚冲宋航翻了个白眼:“大惊小怪。”????说完便屁股一扭坐回到沙发上去了。郁深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玛利亚穿的衬衫……似乎是大叔的???????“你……你们不会是?!”小姑娘惊恐地看向宋航,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宋航慌忙摇头否认:“阿深,我没有!!!”????玛利亚却是妩媚一笑:“你猜?”????郁深:“…………”????不,我不想猜!!????看着郁深露出越来越糟糕的表情,玛利亚终于忍俊不禁:“逗你的啦,我怎么可能看上这颗老帮菜啊?他哪里配得上我了?”????……也是。????郁深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并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宋航:“阿深!连你也这么看我吗?!”????“父亲。”默默立在后面的约书亚终于憋不住了,他上前一步,欣喜地轻唤宋航。????“怎么你也跟来了?”宋航惊讶地看了约书亚一眼,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郁深叹了口气。真是心比天大……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说明卡巴拉目前还没有来过这里,可能他们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又或者是暂时无暇顾及她。????毕竟除她之外,还有10名异常流落在外呢。????“还有我呢!”食心鬼摘下兜帽,露出璀璨的银发和漆黑的尖角。人形师也微一点头,就算作是打过招呼了。????宋航的表情一言难尽:“……你们是打算在我家里聚会吗?”????***????半刻钟后,几人坐在桌前面面相觑。????郁深将事情的大概情况和宋航说了下,宋航听完后的第一反应就很真实:“工资呢?工资发了吗?!”????郁深心痛地摇了摇头:“没有。”????宋航:“操!”????父女二人抱头痛哭。????惋惜一阵后,郁深重整心情:“总之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到另外几名异常,以防他们引起社会动荡。”????而且这个动荡还有卡巴拉的一份功劳。????“找到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做?”宋航问她。????是抓起来重新送回卡巴拉,还是有别的更好的方法?????郁深停顿了一秒。????“小深深,反正我是不打算回去啦~”玛利亚一边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镇啤酒,一边打开电视机,“外面多好啊,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个破地方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去了。”????宋航:“那也请你别住我家谢谢。”????玛利亚:“哼。”????郁深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轻声问:“有没有一个,可以让异常伤害不到人类,但又不会剥夺他们自由的地方呢?”????最起码不要像卡巴拉的收容室那样又小又冷,并且随时随地都会被拉去做研究。????宋航笃定地说:“没有。”????郁深:“…………”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那先摆家里,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她拒绝动脑子,不耐烦地揉了揉太阳穴便要跳过这个话题。????宋航:“???”摆家里?当他这里是垃圾站吗?宋航正要不满地抗议,郁深突然又问他一个问题。????“大叔,前十里面有没有那种……比较好搞的异常?”????宋航:“???”好搞?????一直没有吱声的人形师突然开口:“没有。”????郁深理都不理他,继续满怀期待地看向宋航。????“好搞……有了!我知道一个!”玛利亚忽然一拍双手,“不就是小雪豹嘛!那孩子的性格还算不错呢!”????——虽然只是相对他们来说。????郁深眼睛一亮:“是有毛的那个雪豹吗?不是代号之类的?”????人形师:“没毛。”????玛利亚奇怪地瞥他一眼:“有毛啊,雪豹怎么可能没毛,他又没秃……”呃,不过睡了这几年,可能已经默默秃了也说不定。????!!!有毛的小雪豹!!!????郁深一拍桌子:“好,就他了!那你们觉得他突破收容以后最可能去的地方会是哪里呢?”????玛利亚和宋航一齐沉吟:“野生动物园。”????郁深:“???”????从收容室跑去野生动物园,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