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四爷再狠狠刷了隆庆帝一波好感,心中很是得意。

????齐王颓废至极,“你是打算违背祖制?朝廷可没有藩王就藩的惯例,你就不怕祖宗责怪?”

????“朕是帝王!”

????隆庆帝颇是霸道,拍了拍扶手,言出法随是皇帝的特权。

????“先把齐王押下去,看着他,朕回京后再同大臣商议如何处置齐王。”

????“遵旨。”

????齐王被带了下去,单独关在一间阴暗破旧的房屋之中。

????跟随齐王谋逆的人没有齐王的好运气,直接就地正法,不用等到回京。

????隆庆帝展现出狠辣的一面,只要同齐王有过交情的人不是被砍头就是削官待罪。

????那群畏于齐王而跪拜他的朝臣们也都没落下好。

????被推到行宫门口,挨了廷仗,有几个身体老迈衰弱的人直接被杖毙了。

????可从廷杖中活下来的官员一样不算完,隆庆帝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群官员。

????回京后,隆庆帝还会让厂卫仔细搜查。

????而皇子封王就藩,同册立太子的消息传扬开后,皇子们也都行动起来准备最后一搏。

????因此顾四爷府门外特别热闹,来过顾四爷随礼的人特别多。

????皇子,犯错的官员,以及打算从顾四爷口中探听到皇上真实意图——册立谁为太子的官员纷纷提着重礼登门。

????顾四爷从来就不是两袖清风的人,只要你肯送,他就敢收。

????此时,不管以前是否看得起顾四爷,都会送一份礼物,不能结好顾四爷,也不能惹恼他。

????现实已经充分证明所有同永乐侯做对的人都很悲惨。

????顾四爷偷懒不见这群人,礼物却是收到首手软的。

????“爹,不管是立太子还是为那群立场不坚定的官员求情,您最好都不要去管。”

????顾瑶坐在顾四爷身边,躺在躺椅上的顾四爷喊热,闹着让李氏给他扇扇子。

????“唔。”

????顾四爷指了指桌上摆放的水果。

????顾瑶叹了口气,拿了个橘子剥皮,还得挑干净橘子瓣上的白色经络。

????如此,顾四爷才肯吃。

????因为在外吃能烤肉,顶天顾瑶会挖点山里的蘑菇野菜,后来之后,隆庆帝同顾四爷都疯狂爱上吃水果。

????隆庆帝赏了顾四爷不少种类的贡品水果。

????据说回京后,还有更多的水果可吃。

????顾四爷心情特别美丽,毕竟以前皇上赏赐的东西,都是要供奉在祠堂中的,没有顾清在旁边看着,顾四爷可以吃个尽兴。

????如今顾四爷的衣食住行以及能享受到的东西又往上提了个档次。

????比皇子们都要好,可以同隆庆帝看齐了。

????隆庆帝吃到好吃的,都会想到顾湛,给他留一份。

????有贡品绸缎做的龙袍衣服,也会赏赐顾湛几匹。

????知道顾四爷喜欢宝马,番邦这会进贡的宝马也是让顾湛先挑。

????顾瑶把橘子塞进顾四爷嘴里,李氏一下一下缓慢扇风,她一点都不累,嘴角始终含着浅笑。

????“动作太粗鲁了,爷还是病人伤患!”

????顾四爷吃着橘子向顾瑶抗议。

????当他不知道自己昏过去时,顾瑶哭成了泪人。

????当然他也记得是顾瑶用捆绑猎物的绳子救了自己。

????否则他不是被溺死,就是被齐王的人砍死。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可能活着,还活得风风光光不是更好?

????顾瑶翻了个白眼:“你是腿受伤,不是伤到了嘴巴,我倒是宁可伤了嘴……”

????“瑶瑶。”

????李氏用扇子轻轻打了顾瑶的脑袋,轻声嗔怪:“别欺负四爷。”

????顾瑶:“……”

????顾四爷越发得意,可顾瑶不知他得意点到底哪?

????“您听见没?这些事您就别掺和了。”

????“可是爷礼物都收了,有几个臣子能收到皇子的礼物?爷倍有面子,不办事是不是不大好?”

????“你知道陛下打算立谁为太子?”

????顾瑶不屑问道。

????顾四爷摸着下巴的胡须,意味深长说道:“爷当然知道陛下的本意,可是啊,爷觉得陛下怕是没办法的。”

????真当镇国公陆恒好欺负?

????在陆铮没有完成收复辽东之前,陆恒是不会放开陆铮的。

????因为放开陆铮就是放弃他多年的心血,放弃了祖上的遗愿。

????顾四爷神秘兮兮笑道:“说不得爷还要帮帮忙的。”

????“你要帮谁?”

????顾四爷勾起手指,顾瑶把耳朵凑过去,顾四爷高声说道:“不告诉你!”

????顾瑶:“……”

????噗嗤,李氏忍不住了,以扇子挡住自己喷笑。

????顾四爷坐起身,手臂搭在李氏肩头,对顾瑶不耐烦摆手,“没点眼力,还不出去?爷要同你娘说话了。”

????也只有白天趁着隆庆帝安抚蛮夷首领们时,顾四爷才能同悦娘一起。

????晚上,隆庆帝经常把顾四爷叫过去。

????毕竟刚刚经历过行刺的隆庆帝安全感很低,没有顾四爷在身边,他总会失眠。

????顾瑶深一脚浅一脚出门,她已经不想去弹压关于永乐侯夜宿皇宫的消息了。

????“你何必故意气瑶瑶?”

????“你不觉得瑶瑶无语时候特别灵动可爱,爷都想着去她脸上捏一把。”

????顾四爷同李氏头挨着头,窃窃私语,他这次受伤伤了元气,太医说最好戒色一段日子。

????而且他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动弹不了,倒是可以让悦娘……顾四爷在脑子想了想,怕自己一时上头控制不住。

????等过了戒色期,可以让悦娘试试。

????“这几日爷得陪着陛下,他……他被齐王吓到了,这个机会爷不能错过,你别听外面那些流言。”

????“我知道那些流言都是嫉妒四爷的人传的。”

????李氏轻笑,眼底闪过心疼,“只是辛苦四爷了,您还伤着,旁人都以为您轻易就能让陛下宠着,我……您实属不易,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妾身宁可不要这份荣光,只想四爷快活。”

????顾四爷眨了眨眼睛,“伴君如伴虎这话用不到爷身上,你……你想的也对,不过为了你同瑾儿,爷就尽力讨好陛下吧。”

????被李氏关心的感觉不错,虽然他不觉得同皇上相处困难,但是他还是愿意悦娘有此误解的。

????“以后谁也不能瞧不起你了。”

????顾四爷摸了摸李氏的脸颊,“跟着爷,你就享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