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从木九卿那得到的堆积如山的极品灵石,琉璃宫包括宫主在内的所有宫内的修士第一次品尝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纯净甘甜的天地灵力,或许是因为终年吸收炼化劣质灵力,使得众人在一朝得到极品灵石之后,一个个的修炼便都开始突飞猛进。

????其中琉璃宫宫主也是如此,仅仅半月便从‘第六重天’突破至‘第七重天’

????以不被木九卿所看好的天赋血脉,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就修炼至‘第七重天’,极品灵石在其中确实是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在木九卿看来,极品灵石不过是为这些琉璃宫的修士提供修炼所需要的灵力罢了,就算没有极品灵石那也还是有着来自于万物生灵的灵力,在他看来,能够突破无非是对方心中的无他,只是修炼而已。

????“你是说这些是为了表达感谢,由你家宫主亲自挑选送过来的?”

????看着被堆积在面前的那一株株已然盛开的花朵,木九卿倒是有些不明所以,在琉璃宫的半个月他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些被铺设在整座琉璃宫内的鲜花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是琉璃宫内无论是谁似乎对这类东西有着极为深厚的痴迷,就连床上都要铺满鲜花才能安然入睡。

????或许是为了不让对方的心血白费,木九卿还是将就着将面前的繁花收下,在等到送来这些花朵的琉璃宫修士离开,关上了房门的木九卿便是开始仔细地观察这些普普通通的花朵,还摘下一些花瓣放入口中嚼吧嚼吧,却只是尝到了一些苦味。

????“那你说会不会是因为琉璃宫的修士其实都是这些花化形而来的?”,洛意淑坐在一旁小声问道。

????“你这么说我反倒是认为琉璃宫的这些女人不过都是些喜爱花朵的小姑娘罢了”

????其实洛意淑的猜想木九卿也不是没有想到过,早在被空间大门传送来到这里,且见到琉璃宫宫主的第一个晚上他就已经利用神识探查过了对方的天赋血脉以及神魂灵魄,而得到的结果自然是在意料之中,这里的所有人毫无例外的都是货真价实的人族,只是所有人的天赋都极为低下,其中天赋最佳的琉璃宫宫主若是放在九重神域也不过是个普通修士,若是没有神迹也只会在漫漫岁月长河中泯然于众人。

????“咚咚咚!”

????“请问木九卿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木九卿二人的议论很快就被打断,进来房间打断了二者谈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每一日都会换上一件全新的刻画了不同花纹的长裙的琉璃宫宫主,只是这一次的到来与前半个月的每一次从容到访都有所不同,木九卿在其脸上看到了些许慌张,就连被衣袖遮盖着的手也正在微微的颤动。

????看着对方极力隐藏但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那几分恐惧,木九卿却是回过身就躺在了身后的大床上,随后朝着洛意淑说道:“淑儿,不如劳烦你出手助宫主大人一臂之力吧,我想,都是女人的琉璃宫,由我一个男人来帮衬,会落得旁人闲话吧”

????琉璃宫宫主来到这里还没有将自己的目的说出口,就连洛意淑也不知道木九卿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是出于对自己心爱之人的信任,洛意淑还是扭了扭最近都未热过身的身子便跟着琉璃宫宫主一起离开了房间,朝着不远处的鲜花宫殿走去。

????琉璃宫,鲜花殿。

????出于对鲜花近乎于痴迷的热爱,就连唯有琉璃宫宫主与几位长老才可进入其中的琉璃宫宝殿也被铺设了不少的花朵,就连挂在殿门门檐上的牌匾都书写着‘鲜花殿’三个大字,但当洛意淑在琉璃宫宫主的指引下一路赶到鲜花殿时却发现本该充斥着花香且鲜明亮丽的殿宇如今竟是变得一塌糊涂,更有数位长老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这里发生了什么?”,看着满地的残花和数位倒地不起的长老,洛意淑略显不解且略感不妙。

????“哈哈哈哈!让我来告诉你这里发生了什么吧!”

????一声尖锐的嗤笑打断了洛意淑的思量,只见到一身着短衫手握铁钩的男子从鲜花殿内一步踏出,手中还拿着从殿门门檐上取下来的牌匾,在来到洛意淑面前时更是一脚将那牌匾踩碎,随后一边绕着洛意淑与琉璃宫宫主走,一边用他那猥琐的笑声继续说道:“没想到除了琉璃宫的宫主,这琉璃宫内居然还有这么一位令人见之就垂涎三尺的大美人儿,嘿嘿嘿嘿,我说大美人,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是琉璃宫的人,不如跟了我,让本大爷好好的伺候你啊!”

????“我看你是想要本小姐来伺候你吧”,洛意淑可算是明白了木九卿让她来这里的目的,于是在拔出了腰间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出鞘的‘万里雪’后持剑直立,用那双散发着寒光的眼睛盯着眼前那行为举止言语谈吐都极为猥琐下流的男子冷哼一声道:“想要让本小姐伺候你,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男子的修为境界洛意淑很是清楚,与琉璃宫宫主相同的‘第七重天’,但是无论是在对自身修为境界掌控还是道法招数的熟练程度上,男子比起琉璃宫宫主都要更胜一筹,而且这次来到琉璃宫的不仅仅只有这一个人,在察觉到鲜花殿内还有三人正在对琉璃宫的修士进行惨无人道的残害时,本就想要尽快解决战斗的洛意淑更显愤怒,在拔剑出鞘之后便二话不说以最为猛烈的‘无双剑’来为这次的战斗判定胜负。

????“砰!”

????被紧闭的鲜花殿的殿门在洛意淑随手一剑之下完完全全的爆裂开来,此刻正在里面将要对琉璃宫修士胡作非为的那三名男子也被突如其来的巨响给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将裤子都给脱了下来的男子更是被吓得一哆嗦,瞬间整张脸都泛起了一份土黄色和满满的尴尬。

????“哼!老四那个家伙连两个女人都挡不住,还是要让我们三个来给他擦屁股!”

????“大哥,我看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长得可是比那琉璃宫宫主好看多了,你说会不会是上苍赐予的机缘,好让我们三兄弟好好的风流一会儿?”

????当然,洛意淑可不会给三人更多的说话的时间,对方在琉璃宫内犯下的事她都看在眼里,而在她的心里早已经给这三人判决的死刑,于是在等到高台上本想对琉璃宫修士做出下流之事的三人走下台阶直勾勾的冲着自己来的下一秒,一抹白光瞬间划开了虚空,扬起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杀意。

????睁开略有几分恐惧而闭上的双眼,琉璃宫宫主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身首异处的三人如今就倒在自己的面前,而洛意淑则是手握着长剑立在一片血泊之中,任由空间裂痕中的空间风暴肆虐着自己的发丝。

????“如此卑劣之人,就算是死也算便宜了你们!”,一脚将三人的身首踢入到空间裂痕之中,再等到空间裂痕完全闭合之后,洛意淑转过身来看着琉璃宫宫主那张吃惊的脸开口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些都是什么人了吧?”